黄桑桑桑桑

喻黄/叶蓝/双花/江周/韩张/林方/双鬼(轩策)/包罗/刘卢/方王/昊翔/楚苏/肖戴/高乔/魏果
吃的CP多而杂,基本没什么洁癖。
拒绝ky。
如果在看文过程中有什么不喜欢的话可以点左上角,欢迎给我的文提意见。
小学生文笔,无脑撒糖,不喜欢的话左上角_(:_」∠)_。

【喻黄】Kissing

*随手一小段*脑洞产物*ooc!ooc!ooc!*一个抽烟的鱼和一个喝酒的烦烦*十分钟写完全文不明所以

黄少天回来时,喻文州正站在阳台上,一手插在腰间,一手夹着一根烟。
他蹑手蹑脚地跑到喻文州身边,搂住他的腰,手臂绕过他的,头伏在他肩上,呼出的空气尽是酒精的气味。
黄少天喝了酒。喻文州想着,掐灭了那根燃烧了一半的烟,将它捏在手心里,也不管上面残留的余温是否会烧伤人的皮肤。
他转过头去,跟黄少天接吻。
喻文州搂着黄少天的腰,黄少天的手搭在喻文州肩膀上,两人谁都不说话,直到亲得黄少天有些缺氧才松开。
这是一个酒精与尼古丁缠绵的吻。

FIN.

郎骑竹马来_捌

*一种要完结的既视感,本来是想着这篇会是长篇的*ooc!ooc!ooc!*进度条快到自己都想哭*剧情?不存在的!*有少量郑徐,就不打tag了

喻文州和黄少天在食堂待了很久,直到除了买饭那里的几位大妈以外所有人都走了才依依不舍地离开,走之前还在食堂里的小卖部买了两个冰激凌。
“文州,你们H大真是太幸福了。”黄少天感慨着,舔了舔手中的冰激凌。“Z大哪有冰激凌。”“嗯,有机会也想去Z大看看。”喻文州也不谦虚,承认了黄少天夸H大冰激凌的好。后半句话也是真的,毕竟Z大是黄少天的母校。
聊着聊着,两人就已经走到喻文州的车前了。
//
“少天现在想去哪?”喻文州趁着红灯,扭头看着副驾驶座上的黄少天。“嗯……文州你呢?”黄少天还是没主意。“我听你的。”喻文州又把头扭回去,红灯的时间已经过了。“那回家吧。”黄少天也抬起头,看着G市周末堵车的市中心。
//
就这么不痛不痒地过了一个月。黄少天和喻文州过着和每一对年轻恋人相差无几的日子。每天先起床的一方(通常是喻文州)会给另一方一个早安吻,每天夜晚入睡前都要抱着腻歪一会儿。
嗯,很正常的小情侣。
然而一个月后的某一天,发生了这样的一件事。
喻文州黄少天高中时还有一位共同的好友——郑轩。郑轩恰巧也在G市定居了一段时间,这几年没少跟两人联系的,最近刚知道黄少天在喻文州家住了一个多月,直骂黄少天不够兄弟的来了也不告诉他一声。
然后自然而然地约他们两个出来吃饭。黄少天闲着也是闲着,便不假思索地答应了。结果喻文州正好有一台紧急手术,匆忙地在电话里道了歉,就挂断了。
“黄少,位置我微信发给你了,你现在过来吧。”郑轩打完喻文州的电话过后就打给了黄少天。“哦好,我收拾一下马上过来。”然后就撂了电话。
“压力山大。”郑轩先是感慨了一句,放下手机。“景熙,黄少说他马上来。”他扭头对着一旁正在拿勺子搅着玻璃杯里的红茶的徐景熙说。“嗯,喻班呢?”徐景熙也是三人的高中同学,只是跟郑轩最熟,一起在G市合租之后日久生情,顺理成章地拍起了拖。喻文州高中时是班长,郑轩和徐景熙都没能改掉当年对喻文州的称呼,就一直叫“喻班”了。“喻班晚上有手术,听语气感觉有大事,来不了。”郑轩抿了一口徐景熙的红茶。“不过我说哈,黄少一来G市就往喻班家跑,跟我们就练声招呼都不打,怪不得高中的时候看他们两个就觉得给给的。”徐景熙没介意,对着刚刚郑轩嘴唇对着的杯沿的某一部分也抿了一口茶。“那是,人家是双竹马。”
谈笑之间,两人旁边多出了一个人。
“我说。”那人道。“两位背着我讨论我的私生活真的好吗?”
“黄少!”郑轩打着招呼。“好久不见。”徐景熙。
“好久不见,想我了吗?”黄少天笑着问,坐在郑徐两人座位的对面。“想,可想了。”郑轩捧着场。“所以黄少你和喻班到底是什么关系?”还是很好奇。
“是恋人。”黄少天大大方方地承认了。“我是攻你们信吗?不信也得信哈,因为我就是。”然后撒了个谎。
不信,郑轩和徐景熙在心里摇头,前者机智地把那句“我是攻”录下来发给了喻文州。
总之,这顿饭吃的还是很愉快的。
除了黄少天自告奋勇地点了一瓶珠江以外。
“咳……郑轩……照顾好……嗝……景熙……”黄少天一杯倒从上学那会就不是秘密了,只是这一杯倒的有点厉害。“我会的。黄少你家在哪?”郑轩和徐景熙一人拖着黄少天一边肩膀,艰难地迈着步子。“我家……嗝……我家住在黄土高坡!大风从山上刮过!”还有一点,黄少天的酒品和他的酒量一样差。“黄少别闹了,你家到底住哪?”徐景熙实在受不了魔音骚扰了,帮着郑轩问。
总算得到了确切地址。两人扛着黄少天,好不容易找到了喻文州家,按了门铃,等喻文州来开门了,把黄少天塞进来人怀里,道了个别,浑身散发着酒气地回家。
“少天?”喻文州关上门,把黄少天抱到沙发上,刚准备去给后者煮醒酒汤,却被一把抓住了手腕。
“喻文州……”此时的黄少天稍微清醒了些,可头还是很疼。“我有点喜欢上你了……”不知道是酒壮怂人胆还是酒后吐真言,应该是两者都有。
喻文州没说话,坐在黄少天旁边听他说。
“其实我每天早上都是被你亲醒的,但是我不敢告诉你我醒了。你去上班了之后,我起床去厨房就可以看见你写的便签和你做的早餐,你的字真好看,就像你一样好看,你做饭很好吃,我很喜欢它们,就像我喜欢你一样。我发现只要你一不在我身边了,我就会控制不住自己去想你,你回家了,我就想抱抱你,然后跟你一起,做什么事都好。”说到这,黄少天顿了顿。“我想,这就是喜欢吧。”
跟平日没什么区别的长篇大论,喻文州却听的很认真。
“少天。”喻文州握住他的手。“以后想我了就给我打电话,要是乐意,就来医院找我。还有,想抱我的话,什么时候都可以。”“那现在呢?”黄少天借着喻文州手臂的力往后者身边靠近,然后扑过去抱紧了他。“当然可以。”喻文州左手扣着黄少天的后脑勺,跟他交换了一个并不十分缠绵的吻。
“喻文州。”黄少天伏在喻文州耳边。“我们在一起吧。”
因为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
“好。”他答。明明一个月之前还是单恋,现在,终于把两个人都搭进去了啊。
不过,挺好的。

TBC.

【喻黄】24h书店

*心血来潮*ooc!ooc!ooc!*大清早的就沉迷喻黄

喻文州是G市那家24h书店的老板。
至于为什么开了这家书店,喻老板说是因为他很喜欢书。
也喜欢黄少天。
我们可以从上面的信息捕捉到“黄少天”这个名字,然后去想想这个人是谁。
我们之中有一位大胆的壮士去问了喻老板,后者只是顿了顿,然后便答:“是我的一位常客。”
于是,现在我在喻文州老板的书店角落里喝着他本人亲手做的拿铁顺便等着看那个叫“黄少天”的人会不会出现。
//
“来啦。”
“来了。”
两声简短的问候过后,喻文州和黄少天就又各自忙活了。
据说,黄少天从喻文州的书店刚开的时候就是当时为数不多的顾客之中更屈指可数的常客了,每次来都是一个人,每次来也只看一本书,会点一杯喻文州亲手做的咖啡,今天是卡布奇诺,明天可能是摩卡。
这不,摸清楚黄少天喝咖啡的习惯的喻文州,今天也是主动端来了一杯热咖啡。
“谢谢。”黄少天抬起头,对着喻文州笑,喻文州也还以微笑,把咖啡放在他旁边的桌子上。
喻文州说他很喜欢看黄少天笑。
我也不得不承认的是,黄少天笑起来确实很好看。
或者说是黄少天本来人就很好看吧。人约二十出头,腿长腰细,明眸皓齿。
我没有一见钟情,我绝对没有。
这时候的我就坐在黄少天边上,右手旁边放着同为喻老板亲手做的焦糖玛奇朵,双手捧着那本《飘》。
现在是傍晚了。黄少天起身,把书放回书架,再倒回来把杯子拿回给喻文州。然后,他们两个在众多书店顾客的注视下,对着西沉的夕阳,交换了一个吻。
“走啦,我晚上再过来。”黄少天挥挥手,推开书店的门。
据我所知,喻文州是住在书店二层的一个小房间里的。书店二层是不对外开放的,听喻文州的某位朋友王杰希说,那里就是喻文州的家了。
现在,喻文州的家多了一个叫黄少天的人。
挺好的。我想着,跟喻老板道谢,把书放回去,然后把杯子放回吧台。
“如你所见,少天是我的恋人。”喻老板目送着我出去,然后对着我的背影说。“书店老板娘?”我回过头去开个玩笑。“嗯,大概是吧。”他笑吟吟地说。“欢迎以后常来。”“一定。”我说着,朝他挥手,然后走出了书店。
如此的每一天都在不停地上演着,除了我偶尔会光顾以外,黄少天每天都会来,看书,喝咖啡,和喻文州接吻。
果然,这两个人就是恋人吧。我想着,喝了一口咖啡,看着在夕阳下接吻的两个人。

FIN.

郎骑竹马来_柒

*秋葵上线√*一如既往的ooc*n*这章bug和胡诌可能很多……要注意一下,因为我不是学医的……而且还没读大学……

喻文州带着黄少天走进了医学院。
“这里就是我之前上学的地方了。我的教室在三楼,少天要去看看么?”喻文州指着医学院教学楼的大门。“好啊好啊。”黄少天本人最近在写一个关于医生的短篇小说,能去看看H大医学院也好,可以写写那个医生的回忆杀。黄少天想。
“同学们看这里,这里就是神经系统的其中一部分,我们通常会叫它……”三楼的B课室,讲台上一个留着些许胡茬,看起来约莫35岁左右的男人指着贴在黑板上的图片。
“这是我的老师,魏琛教授。”喻文州指了指那个男人。“真可惜不能进去,没想到今天还要上课啊。”喻文州喃喃道。“嗯……”黄少天敷衍着,心里在构思着小说的内容。
喻文州和黄少天趴在课室外的窗户上停课,班里也有不少人注意到了这两个不速之客,连忙提醒讲台上的魏琛。
“什么?有人在外边偷听?”魏琛说着,回头望了窗外一眼。“哟,喻文州同学啊!”他打着招呼。“魏老师。”喻文州也打了个招呼,黄少天也跟着喊了一声“老师好”。
“你好你好,这位是……?”魏琛直接不上课了,开始跟两人唠嗑。“我男朋友。”喻文州微笑,指黄少天。“啊,恭喜恭喜。进来顺便听个课吗?”魏琛邀请道,班里的同学们似乎很欢迎这对似乎其中有一个人是自己学长的情侣。
“不了,老师您先讲吧。”喻文州道。“我和少天去别处逛逛。”“好,再见。”“老师再见。”
然后,课堂又恢复了安静,魏琛清了清嗓子,继续讲课。
“少天,中午去哪里吃?”喻文州其实心里有答案,但还是想征求一下黄少天的意见。“我听说H大食堂很不错。”黄少天说着,看了看左手腕上的金属手表。
“嗯,我很喜欢我们学校食堂的白斩鸡。”喻文州说。黄少天很清楚喻文州在食物这方面的爱好,白斩鸡,就是喻文州的最爱了。
食堂离医学院不远,走十五分钟就到了。
此时刚好下课,饭堂里不乏前来吃饭的大学生们,年轻的学生情侣更是数不胜数。
“少天找个位置坐,我去打饭。”喻文州揉揉黄少天的头发,然后推了推眼镜。
“嗯。”黄少天从进了医学院开始话就很少,不知为何,他总觉得有种莫名其妙的压抑感,就是莫名其妙,没有依据。
黄少天记得,喻文州是高中时近视的,好像是因为总是熬夜在被窝里开着小台灯复习吧。黄少天记得,他高中时跟喻文州也是一个宿舍的上下床。
他总算是找到了位置。旁边是一对情侣,他看看那对恩爱非常的小情侣,心中一股莫名的嫉妒。
他觉得诧异,这才跟喻文州重逢了几天啊,他对喻文州的好感就在不停地往上涌。
他发着呆,连喻文州已经端着两盘饭菜回来了都没注意到。
两人本身年纪就不大,今天穿着的衣服也很像学生的穿衣风格,混在一堆大学生里根本看不出来已经毕业工作了。
喻文州坐在黄少天旁边,面前摆着的是跟黄少天面前一模一样的饭菜。
喻文州最喜欢的白斩鸡是一定有的,鱼头豆腐汤是黄少天中意的,白灼虾,炒青菜,还有这是……
秋葵?!
黄少天暗暗腹诽道为什么自己的碗里会有这种丧心病狂的食物,喻文州是自己的竹马,怎会不知自己的喜好和讨厌的食物?
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
黄少天顿时脸色变了天,喻文州都看在眼里——
正中下怀。
喻文州故意打了秋葵给两人,目的就是让他跟黄少天的感情往前走一步。
黄少天会把秋葵夹给自己的吧。喻文州想,不出他所料,黄少天还真就这么做了。
“文州啊你忘记了我最讨厌吃秋葵了吗?哎呀这么大的事你怎么就给忘了呢我喜欢喝鱼头豆腐汤你都记得怎么就忘了我讨厌吃秋葵呢?不过秋葵对身体好哈还补肾!所以这些都给你啦……”黄少天一边滔滔不绝一边把秋葵全部扔给喻文州,喻文州则欣然接受了。
嗯,计划通。

TBC.

郎骑竹马来_陆

*大概是本周末最后一更*仍然ooc*n*下一章大概是秋葵上线2333

相比昨天的晚餐,喻文州准备早餐的时间略长了些,等他再回到卧室叫黄少天起床,只见黄少天又去跟周公面基了。
“少天,起床啦。”喻文州弯下腰,轻啄了一下黄少天的脸颊。“嗯......再睡一会儿嘛。”被亲的人翻了个身,背对着喻文州,用右手把被子又向上拉了拉。“好,那我在外面等你。”喻文州说着,再次离开了房间。
“嘁,还以为你要跟我一起睡嘞。”喻文州走后,黄少天又喃喃道,神色略有些不悦地坐起身子揉了揉乱糟糟的头发,伸了个懒腰,去洗手间刷牙了。
//
片刻后,黄少天出现在了饭桌边上,喻文州还津津有味地看着南方报,两碗皮蛋瘦肉粥挡在报纸前。
黄少天也是饿了,毫不客气地捧起了其中一碗就吃了起来。这时,喻文州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把报纸放在一边,缓缓开口道:“少天,你拿走的那碗是我刚刚喝过一口的。”
“噗。”黄少天被这句话呛了一下,始作俑者拍了拍他的背,给他递了一杯水。
我把日子过成了小说。黄少天想着,把本来捧在手里的粥碗推到喻文州面前,拿起了另一碗继续吃。
喻文州倒是不介意黄少天喝过那碗粥,去厨房洗过手,回来时黄少天已经吃完了,无奈,自己一个人把剩的半碗粥吞下肚。
“文州文州文州我来帮你洗碗!”黄少天不好意思让喻文州一个人又是做早餐又是洗碗的,冲进厨房拿起自己的碗就开始刷。
“少天,你的碗我已经洗过了......”喻文州放下洗洁精,好笑地看着黄少天。“啊?那我就再洗一遍呗。”黄少天不以为然,拿过刚才喻文州放下的洗洁精往碗里倒。
//
“少天想去哪?”洗完碗了。喻文州和黄少天又挤在沙发上玩手机。倒不是因为沙发小,沙发挺大的,但是黄少天想跟喻文州挤在一起。“嗯......我听我那个姓卢的师弟说那边有一个游乐园还不错?但是我又不太想去......文州想去哪?”黄少天思考不出要去哪,反问喻文州。“我在G市生活了那么多年,想去的地方都去过了。倒是少天......很久没来G市了吧?”得,楼要歪了。黄少天想把话题挽救回来。“是啊几年了……所以说文州你推荐几个地方我们去吧?”强行把话题拉了回来。“嗯......少天想去我母校看看吗?”喻文州问。
喻文州的母校H大的风景的确十分不错,而且不管是不是学生都可以进去,许多老年人也很喜欢来校内的湖边散步。
“好啊。”反正也没地方去。黄少天心里嘀咕着,答应了。但是说实话,他其实也挺好奇喻文州的母校到底长什么样。
//
喻文州开车,四十多分钟就到了H大。
“哇文州你学校绿化比我那好多了!你看那里有只喜鹊哎!哇它叫了!我听说听见喜鹊的叫声会有好运的......”黄少天一进校门就开始嚷嚷,也许是太激动了,没有注意音量,虽说分贝不高,但还是有点吵。保安大叔从值班室里出来,不算善意地瞪了喻黄两人一眼,喻文州刚好看见了,回头对着保安歉疚地笑了笑,以示歉意。
“少天,小声点哦,我的学弟学妹们还有在上课的。”喻文州在黄少天耳边小声提醒道。“嗯,知道了。”黄少天撇撇嘴,无奈地答应了。

TBC.

郎骑竹马来_伍

*突然更新*仍然每章都有的ooc*n*剧情依旧...我根本没有剧情这种东西可言吧_(:_」∠)_

最终两人是各占了喻文州双人床的二分之一。
至于为什么是双人床......我们该说是喻文州有先见之明呢,还是喻文州有先见之明呢?
两人一人一个枕头,一人一块被子,床也是一人一边,这倒是跟他们小时候睡同一张床的时候相反。
喻文州紧紧地抱着黄少天,黄少天也紧紧地挨着喻文州,两人好似连体婴儿难舍难分一般挤在一张小小的单人床上,头靠在一起挤在一个枕头上,也盖着同一块被子。
旁边传来平稳的呼吸声,还有几句极小声的梦呓。喻文州知道黄少天大概是睡着了,但是他的底线不会让他像总裁文里那样趁后者熟睡偷袭,于是,自己也闭上了眼睛,进入了梦乡。
//
第二天早上,喻文州是被压醒的。
黄少天的睡相十分糟糕,大概在后半夜,自己睡着睡着就滚到了喻文州身上,腿跨过后者的腰,整个人压在后者身上,手肘圈着后者的胸膛。
得亏喻文州当时睡得正熟才没发现,不然这同床的第一个晚上必然是个不眠之夜。
另外,原本给黄少天准备的那个房间,怕是又要变回客房了吧。喻文州想着,用手指轻轻戳了戳黄少天的脸。
“嗯......文州......?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黄少天睁开一只眼睛,看见喻文州离自己只差分毫,以为喻文州半夜耍流氓呢,想把压在后者腰上的腿撤下来,却发现根本动不了。
“抽......抽筋了......”场面一度十分尴尬,黄少天革命失败,现在整个人还像只考拉一样挂在喻文州身上,但是人家考拉想动就动啊,他现在根本动不了啊!
“没事,少天挂着就好,等你腿好了我再去煮早餐。”喻文州用鼻尖轻轻蹭了一下黄少天的,后者也蹭了回去,还偷偷在前者嘴角亲了一下。
黄少天跟喻文州睡了一晚上之后,两人好像突然就又亲密了不少......虽然一起睡觉这种行为就足够亲密了。
“少天说今天想待在家跟我聊天,聊些什么呢。”喻文州扯话题。“嗯......想聊的昨天晚上睡之前聊过了,所以我改主意了。”黄少天的腿其实已经可以动了,但是他自己现在莫名地不想把腿放下来了,就装作还在抽筋的样子,搭在喻文州腰上。他继续说:“我们出去玩吧,我也很久没来过G市了。”“好,少天。不过既然腿已经好了的话……就放下来吧,不然我们都没有早餐吃。”喻文州轻轻地抬了一下腰,示意黄少天撒腿,于是后者就乖乖地放下腿了。“文州,你怎么知道我腿好了的?”黄少天抬头看着已经从床上坐起的喻文州说。“少天忘了我是什么职业的吗?”后者笑了笑,走出了房间。“你可以再睡一会儿,等早餐好了我叫你。”他的声音和关门声一同响起,只是后者声音小的根本听不真切。
黄少天闭上眼睛,眯了一会又睁开,对着天花板说:
“喻文州,我会开始喜欢你了。”
“我知道了。”被说到的那位此时还躲在门外偷听房内的声音,听到了房中人的这句话,勾起嘴角笑了笑,极其小声地答道。

TBC.

郎骑竹马来_肆

*突然表白的喻队和突然在一起的喻黄ˊ_>ˋ*剧情超级快的233(为了方便以后发糖*之前一直忘记打的ooc*n*路人男友注意(看TAG君整理了之后才被提醒到这个*这里是重点,烦烦之前一直对喻队有蜜汁好感但是不至于到恋人程度,结果自己经不起撩就沦陷了(说这么多还不是因为想赶紧腿进度然后各种发糖吗)

一分钟以后,黄少天准时出现在了喻文州的房间。
“少天,晚上好。”喻文州半躺在床上,放下手里看了一半的书,隔着镜片的眼睛半眯着,带着笑。“嗯,文州,晚上好啊……”黄少天这时动作莫名地僵硬,可能这就是......尴尬?“少天,放松点,都是熟人了嘛。”喻文州噙着笑,笑也是笑黄少天早些时候不尴尬,反倒是现在开始生分了。“嗯......嗯,文州找我有什么事吗?”黄少天此时在极力调整着自己的状态不让自己显得太尴尬,但事实证明一切都是徒劳。“倒也没什么,想跟你待在一起多一会,干什么都可以。”黄少天听得出来喻文州话里留有一丝的暧昧,但是那丝暧昧却又不清不楚的。
不管了,反正是自己的好兄弟。
黄少天自己也知道,如果喻文州再这么撩下去,自己绝对会忍不住喜欢他。
更何况,小时候就建立起来的友情,让他们在少年时期形影不离,闲言碎语更是少不了。
谁知道那帮学生怎么想的,两个大男人都能给你们说成这样。当时的黄少天丝毫没有想到自己过几年就发现自己弯了。
他是谈过男朋友的,只是最后都无疾而终。
“好聚好散,祝你幸福,我也会有更好的人。”黄少天对自己前任的最后一句话。
黄少天不知道的是,过不了多久,他所说的“更好的人”,就是喻文州。
//
最后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倒也聊了很多,聊到了当初那个并不光荣的“光荣榜”,某次月考的前十,高考时的作文,甚至黄少天的前任。
“我前任是男人......如你所想吧,我是弯的。”黄少天说到这顿了顿,瞟了一眼那杯喻文州喝了一大半的水。“所以,我不敢保证未来我们同住在一个屋檐下的日子我会不会对你动心。”说出来都吓自己一跳,这大概会是迟了好几年的动心吧。“乐意之至。”喻文州却给了一个黄少天想要的回答。“如你所想,我喜欢你。”喻文州学着刚刚黄少天的样子瞟了一眼那杯水。“七年了,没有痒。”
哦,真是件更吓我一跳的事。黄少天想着,没敢直视喻文州的眼睛,喻文州这时候却继续说下去了。
“你认为我跟你同居是我妈和你妈的主意,对吗?”喻文州说着,黄少天点了点头。
肯定是你的主意。黄少天小说写得多,看得自然少不了,也推导出了喻文州的下一句话。
“你刚刚想的没错,是我的主意。”
卧槽,这人会读心术吧。黄少天想。
“我从我妈那儿听说你要来G市定居,便顺着她说,让你来我这住,不用租房那么麻烦,还能为你省一笔钱,我家也够多你一个人,然后,她就兴高采烈地去跟你妈妈说,让你来我这了咯。”喻文州仿佛置身事外地说着,最后一个“咯”字上升的语调更显得他自己好像根本没有参与这件事情一样随意。
“厉害了我未来的男朋友。”黄少天半开玩笑地说,其实自己也刚想过,如果喜欢上了喻文州,会怎么样。
“一般一般,未来的喻夫人。”喻文州也清楚黄少天刚刚那句话有玩笑的成分,但也不介意出言调戏一下后者,最终,他看见了未来的喻夫人红着耳根骂道“为什么你认定了我是受”,一边还操起旁边的枕头打了两下喻文州,当然,并没有什么杀伤力。
最终,两人倒在床上喘着气。一个几乎足不出户的死宅作家和一个并不怎么运动的医生打架,结果当然是一起倒下了。
“喻文州我说真的,我们试试,挺不错的。”黄少天在刚刚倒下的三分钟里,认真地思考过了,顺便捡起了之前所谓的“兄弟情”,发现好像有点gay里gay气的,最后发现自己好像曾经真的对喻文州动过心(没错壹里面那个“迟迟不对喻文州动心是假的),于是,有了刚刚那句话。“好。”喻文州回过头,看着黄少天对着他笑,愣了一下,也笑了,慢慢搂过黄少天,轻轻抱了一下,拍了拍黄少天的后脑勺,又不敢过分动作,直到黄少天也用胳膊圈着自己的腰,头贴在自己的颈窝里,一言不发地盯着自己,大概是在等待着自己说下一句话。那就不让他等着了。喻文州想着,说:“那,少天今天晚上就在我房间睡吧。”“好。”回答意外地快。黄少天边答边想,反正小时候又不是没一起睡过。

TBC.

郎骑竹马来_叁

*不知道写了啥......早上考完试之后一直是懵逼的......*下午继续(?*下一章绝对还是很正常的剧情,绝对

黄少天下意识地没有把喻文州的手给挣开,就由着喻文州搂着他,两个人用多多少少又些暧昧的姿势靠在一起看80年代的文艺爱情电影。
这是情侣吧?!这就是情侣吧?!
电影终于结束了。男主角和女主角最终还是终成眷属了,像一般童话那样“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嗯,不愧是80年代的爱情片。黄少天吃着喻文州刚刚递给他的薯片,喻文州笑吟吟地看着黄少天吃薯片,气氛十分微妙,好像有哪里不对,但好像一切都很正常。
“少天,电影好看吗?”喻文州又像下午黄少天刚来时那样用嘴唇贴着后者耳廓,于是后者也像下午时那样脸颊微微泛红。“哎就那样吧,两个大男人看这种电影怪奇怪的,还有啊不愧是80年代的电影了,画质老差,但是剧情......意外地清新脱俗啊?甩那种狗血青春片十万八千里的,哎可以把这安利喂给我妈……”“少天明天想干嘛,我还有一天假哦。”喻文州打断了黄少天的滔滔不绝。黄少天其实还挺照顾喻文州的,特地挑了星期六来G市,喻文州是医生,平时工作忙黄少天也清楚,但自己跟无业游民差不了多少,闲的很,但是又可以自己赚钱养活自己。“嗯......还是在家歇着吧,毕竟刚来其实也挺累的,再说了我们都那么久没见了,在家聊聊天什么的,其实也挺好的啊。”跟黄少天聊天,其实是需要一点勇气的。“嗯,听少天的。”喻文州不是个没主见的人,但是总是很会照顾别人的意愿,既然黄少天不想出去玩,那自己就陪他在家聊天吧。只是......自己这喉咙怕是要疼上几天了。
“不早了,少天洗完澡就回去睡吧。”喻文州轻轻推了推整个人都趴在自己肩膀上的黄少天。“好,文州你也是。”黄少天被喻文州推了之后就直起了身子,像是刚睡醒似的伸了个懒腰,站起身往浴室走。
喻文州的目光一直在黄少天贴着T恤的脊背上,仔细看了看。
少天......好像比以前瘦了一点,以后要想办法让少天吃胖一点啊。喻文州想着,关掉电视和阳台的玻璃门,留下客厅的小灯,防止黄少天看不清路,望了一眼隐隐约约透出里面人良好身材的浴室的门,不由自主地咂了咂嘴,笑了笑,径直走回了自己的房间,直到听见黄少天开门又关门的声音,才出去把客厅留给黄少天看路的小灯关上,再回卧室洗澡。
毕竟是主卧嘛,独立浴室还是要有的。
//
“睡了吗?”黄少天看了一眼手机上方出现的提示栏,点开,赫然是喻文州的大名。“还没呢,怎么了?”字少的不像黄少天。“没事,问问,没睡的话……一起聊聊?”
“卧槽……突然谈人生?”这句话,当然不可能是黄少天发出去的,而是从他嘴里吐出来的槽。
见对方迟迟没有回复,喻文州又发了一句话。
“来我房间,还是我去你房间?”
“我去你那儿吧,给我一分钟,我建议你先准备好一杯水。”
不管了,还是去吧,反正自己也无聊。黄少天想。
“好的。”对面那人道。

TBC.

郎骑竹马来_贰

*一个晚上写了两篇,震惊于自己的......说什么好呢……*ooc果然还是我最大的问题吧*不出意外明天更叁

喻文州做饭挺快的,大概在六点半,原本空荡荡的饭桌上就多了几盘菜。
两个人吃饭嘛,太多菜了也吃不完啊。黄少天匆匆喝完了汤,起身去厨房打饭,饭量倒也不太大。
今天晚饭的黄少天安静得不像黄少天了。喻文州想。既然这样,又不想气氛太尴尬,喻文州这时候扯了个话题:
“少天现在在做什么工作呢?”
“嗯......是作家。”黄少天听到喻文州突然扯的话题,连忙咽下了刚吃进嘴里的饭。“少天慢点吃,别着急。”喻文州仍然是笑吟吟的,而黄少天在心里默默地说了一句还不说因为你突然问我问题。
“文州现在在做什么呢?”黄少天反问道。“是医生。”喻文州答得也迅速。“嗯,你终于实现你十年前的梦想了。”黄少天咂咂嘴,又自顾自地回忆起了十年前的自己和喻文州。
“少天,我想当一名医生。”喻文州和黄少天并排坐在槐树下的长凳上。“为什么?”黄少天看着树上正在嬉耍的两只麻雀。“想救更多的人。”喻文州答。“真是个伟大的理想呢。”黄少天的目光从树上的麻雀回到了喻文州身上。
黄少天从回忆中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已经莫名其妙地吃完饭了,喻文州也是,可能在自己回忆过去的时候,也念念不忘着吃饭吧。
“少天刚刚在想什么?”喻文州刚刚当然看得出来黄少天心不在焉,碗里的饭都有些掉在桌子上了,又被喻文州用抹布抹掉了。“想你呢,只不过是十年前的。”黄少天当然不能让自己看着喻文州一个人忙着收拾碗筷,自己也跑进厨房洗碗。
毕竟同居是两个人住,不能只让其中一个人忙活。
更何况自己是借宿的,房子还是喻文州的。
更何况,自己这是免费借宿。
“少天加油,碗你来,锅和筷子我来吧。”喻文州身上还绑着刚刚做菜时的黑色围裙,但是衬衫和裤子都是黑色的,厨房的灯也没有开到最亮,乍一看喻文州,只会觉得这个人已经融入了黑夜吧。
“嗯,文州啊以后家务活我们两个一起担就好了你不要一个人干太多我心里过意不去而且你工作又那么忙要是晚上下班回到家了还要忙活那么多家务万一累坏了晕倒了我会很担心的啊喻阿姨喻叔叔也会很担心的我妈还要骂我说我都这么大个人了还像小时候那样什么都要靠你......”黄少天恢复了往日的滔滔不绝,喻文州本来以为黄少天跟他太久没见有点生疏了,现在却又放下了心。“好的,少天。”喻文州是在外面自己一个人待久了,习惯一个人包揽所有事,现在有人帮他分担了,更何况帮他分担的人是黄少天。
洗完碗之后,黄少天和喻文州双双瘫在沙发上看着电视里放着的80年代的老电影,看着男主角和女主角分分合合,老套的故事了,此时无聊的两人却也津津有味。
黄少天和喻文州本来坐的位置就离得很近。此时看女主角和男主角在矮小的屋檐下躲雨,为了两人都不淋雨,女主角往男主角怀里靠了靠,黄少天莫名其妙地也往喻文州那边靠了靠,喻文州倒是很给面子,学着电影里男主角的样子搂着黄少天的胳膊。
看起来,久别重逢的两人也没有生疏到哪儿去啊。

TBC.

郎骑竹马来_壹

*人设仍然是之前浊酒的,但是不是浊酒的后续*目测会是一个巨坑2333*ooc什么的,在所难免吧


黄少天发现自己爱上了医生这个职业,尽管他是一个文科生,甚至是一个作家。
哦对了,他的竹马喻文州恰好是一个医生。
嗯,这是个双竹马长大以后的故事。
同居的,双竹马。
//
Q:为什么同居?
A:黄少天:“因为我妈啊……也不知道她老人家是怎么想的看我跟文州刚好都在G市定居了就叫我们两个住一套房还能省点钱本来我指望着喻阿姨不同意的结果居然同意了可能是因为喻阿姨跟我妈感情好吧当然我跟文州感情也很好......对,就是你想的那样,我跟文州是恋人关系,还是竹马竹马。”
//
黄少天刚来G市的时候,跟喻文州也只是兄弟关系而已。
“哎哟阿天啊你看阿州也在G市是不,我同你喻阿姨讲好了,你喻阿姨也同阿州说过了,阿州也同意了,你就搬过去住咯,跟阿州也好有个照应......”黄少天的母亲滔滔不绝着,自己的儿子也像足了自己话多这点,果然是亲生的,一次性说一堆话也不带喘的。“好了妈妈,我去跟文州住就行了……”拗不过老人家的性子,既然能省租房子的钱,自然是上乘之选……黄少天这么想着,敲开了喻文州家的门。
“少天,下午好啊。”来人当然是喻文州。“嗯......下午好,文州。”黄少天细细打量了一下开门时微笑的喻文州,细长的眉毛,那双看一眼就会腿软的桃花眼,高挺的鼻梁和偏薄的双唇。
不愧是当时学校堪称“学校历史上最帅的学生会长”,比起上一届那个叫魏琛的学长,喻文州是温文尔雅,魏琛就是吊儿郎当了。
“少天,进来吧。”喻文州很自然地接过了黄少天手中的拉杆箱,往自己的方向一拉,拉杆箱下方的轮子掠过稍微比门外尚新的瓷砖地板高一些的门槛,进了喻文州家的玄关,下一秒,门关上了,站在玄关上的就是喻文州和黄少天两个人,还有后者那个硕大的行李箱。
“四年不见,少天想我了吗?”此时两人的距离只差分毫,喻文州的鼻梁上架着一架黑框眼镜,那眼镜此时直逼黄少天的嘴角。
其实喻文州是比黄少天高一些的,只是他现在弯着腰,几乎是枕在黄少天的颈窝里......当然,离颈窝还有几毫米的距离。
喻文州呼出的气息悉数打在黄少天因为天气炎热穿着T恤敞开的颈窝里,惹得黄少天心里痒痒的,但是又莫名地不想把喻文州推开,就任由喻文州趴在那了。
“想了,想了。”黄少天答道。他跟喻文州从高考过后就没有见过面了,他在老家读了那所据说在国内前二十榜都有位置的大学,而喻文州来到了G市,另一所前二十的大学。
因为这所大学偏向于理科,特别是医学,而黄少天的大学是靠着文科出名的。
黄少天之前早就知道自己性取向跟别人不一样了,也不避讳,但是却迟迟没有对喻文州动心,谁知道是因为什么呢。
可能是因为如果动心了,对方不喜欢自己,就算还是朋友也很尴尬了。
“嗯,少天住这间房吧。”喻文州总算是离开了黄少天的颈窝,指了指身后那间敞开着门的房间。
黄少天跟着喻文州进去看了看,觉得很满意,看喻文州都在帮他把行李搬出来塞进衣柜了,连忙过去帮忙。
两人收拾完行李,准备好了以后同居所需要的一切,已是傍晚五点。
“我做饭,少天可以在客厅歇会。从老家坐飞机过来虽然不用很久,但是也累了吧?刚刚又收拾了这么多行李,现在要好好休息一下。”喻文州说完就进了厨房。黄少天默默坐在了沙发上看着手机,他都没好意思说,刚刚的行李90%都是喻文州整理的。

TBC.